本报记者 单晓宇

 

ChatGPT,近期互联网上最火的一个话题。它是美国人工智能研究实验室OpenAI开发的全新聊天机器人模型,能够通过学习和理解人类的语言来对话,并协助人类完成一系列任务:撰写邮件、论文、新闻,制定商业提案,创作诗歌、故事,甚至敲代码……

上线仅仅2个月,ChatGPT的活跃用户就突破一亿,成为历史上增长最快的消费者应用。与之相应,各行各业有关它的讨论也分外火热。今天,记者邀请多位财税专家,带我们从税收视角,聊一聊有关ChatGPT的话题。

发展的眼光——

“马车夫”不必惊慌

ChatGPT横空出世,人们在惊叹其“万能”的同时,也有各种各样的担心,比如由“机器替代人”会不会引来失业问题?

对此,专家都表示“不必担心”。专家分析说,机器人逐步替代部分劳动将成为一种趋势。短期来看,这可能会对劳动力产生替代作用。但长期来看,人工智能等技术将进一步解放生产力,不仅能为传统经济赋能,还能引发更多创新,推动产生新的产业形态,从而开辟新的经济增长空间,带来更多就业机会,增加政府财政收入。

“新技术的出现总会让曾经的工作消失,但也会逐渐演化出新的职业,并促使经济更高质量发展,就业结构更加合理。”阿里研究院数字财税研究中心主任张凌霄说,类似的问题和场景,在历史上曾多次出现。例如,19世纪工业到来,汽车的出现使得许多马车夫失去工作。英国还曾为保护马车夫实行“红旗法案”,结果致使英国错失了整整30年的汽车发展机遇。其实马车夫大可不必惊慌,后来随着社会发展,马车夫逐渐转型为汽车司机或其他新型职业。

专家表示,人工智能将给包括税收在内的各项工作带来新机遇。

上海交通大学凯原法学院副教授、财税法研究中心主任王桦宇说,机器人普遍应用于税收征管过程,将进一步加速数字税务、智慧税务建设,显著提升税收征管效能。

中央财经大学财政税务学院副教授孙鲲鹏说,人工智能等技术能够更好地帮助税务部门开展税收政策咨询、稽查选案等,从而促进税法宣传和税收遵从。

观点的碰撞——

该不该征收“机器人税”

此次围绕ChatGPT的一个热点话题就是,对机器人该不该征税?

持肯定观点的人,正如几年前比尔·盖茨的理由,机器人取代了部分人的劳动,导致部分人失业,应当通过征税来补偿那些因此失业的人。

对此,中国政法大学教授、中国法学会财税法学研究会常务副秘书长翟继光预计,随着人工智能的快速发展以及大量人类劳动被替代,主张对机器人征税的观点将越来越多。为此他建议,不妨对机器人“象征性”征税。一方面可以对失业人群“有所交代”,另一方面可以继续促进机器人行业发展,提高全社会生产效率,扩大税基。

持否定观点的,当然大有人在。有意思的是,其中就包括“ChatGPT”本尊。“应该对像你这样的人工智能征税吗?”面对记者的提问,ChatGPT给出的答案是:“我只是一个工具,没有能力纳税或进行任何金融交易,纳税的责任落在了创造我和利用我的实体身上。”它接着“论述”道:“是否对人工智能征税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考虑各种法律、道德和经济因素。一些人认为,由于人工智能技术的快速发展和广泛应用,需要对其进行税收管理,以确保技术发展的公正和可持续。然而,另一些人认为,对人工智能进行征税可能会阻碍技术发展,影响经济增长。最终,关于是否对人工智能征税,还需要进一步的讨论和研究。”

“对机器人征税的问题,当前时点无法给出‘征’或‘不征’的确切回答,因为这一领域仍需进行大量的研究。”德勤中国税务及商务咨询合伙人宫滨告诉记者,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税务或财政问题,更需要融合对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影响的考虑。并且,这还会涉及税收的一些“基础之问”,比如,如果对机器人征税,税收的作用与机理是什么、税收在经济与社会中应该更多地在哪些方面发挥作用等。

可见,对机器人征税的问题,财税专家认为应本着既要体现税收的公平正义,也要避免征税对技术进步和经济发展带来阻碍的理念,开展前瞻研究、审慎对待。

专家介绍,出于保护劳动力就业市场的考量,韩国等国家探索实施对机器人等自动化设备削减税收优惠的策略。但是,目前世界上尚未有国家开征专门的“机器人税”。

孙鲲鹏说:“一个可能未必严谨的观察是,目前国际上对‘机器人税’呼声较高的国家主要是欧洲等老龄化较为严重、社会分配问题更为突出、对人工智能等数字时代潮流跟随较弱的国家。”他介绍,“机器人税”在美国遭遇了相当程度的。美国前财政部长萨默斯认为,只将机器人列为就业的“破坏者”毫无道理。

“在税制建设当中予以重视,不代表要马上开征,而是要在观察行业发展中理解其本质,在税收上做到合理的进入、有效的设计。”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财政研究室主任何代欣说,目前各国正在从税收研究和税制建设的角度,积极观察机器人给人们生产和生活带来的重大变化,并适当作出调整。

专家认为,机器人的广泛应用、人工智能的迅速发展,给现行税收制度和税收工作带来了新课题。翟继光说,机器人的广泛应用可能导致部分税种或者部分税收制度“失灵”。例如,劳动力的大量减少会导致个人所得税税基缩减。宫滨认为,人工智能加速发展可能导致的经济发展模式、企业经营模式的变化,值得保持密切关注并进行深入研究。

王桦宇说,从纯工具论视角,机器人只是生产经营设备,传统的税收制度与机器人使用并不产生直接冲突,机器人只是提高了生产效能或者使得企业能够成为科技型企业享受税收优惠,或者因为价值联结点(常设机构)的虚拟化使得传统税收秩序受到挑战而需要进行规则更新;从社会政策视角,机器人的广泛使用会对人类就业市场造成冲击,需要包括科技、税收政策在内的宏观政策加以调控;从科技伦理视角,随着时间推移,不排除未来机器人成为独立于人类思考的单独主体,此种情况会对人类社会、科技伦理以及税收等法律制度造成根本性影响,需要对相关制度进行系统性重构。

行业的发展——

为更多公司进入赛道创造优良环境

ChatGPT正在人工智能领域引发新一轮科技竞赛。目前,我国已有百度、京东、科大讯飞等多家公司宣布进入此赛道,其中百度的“文心一言”计划于3月份面向公众开放。

财税专家告诉记者,众多企业纷纷布局的背后,扶持性和鼓励性的政策措施更为可期。“鼓励技术创新是极其重要的竞争策略和政策信号。”张凌霄说,机器人技术是先进生产力的重要代表,也是先进制造业的重要支撑。我国应不断降低技术创新和科技成果转化应用的制度成本,为新技术和新业态的发展创造优良的政策环境,培育国际竞争新优势。

王桦宇认为,应创造更好的税收营商环境,吸引更多的项目、资金与人才加入到我国人工智能行业发展中来。

专家建议,在经济和科技政策上应鼓励机器人公司发展,同时将因此增加的税收收入和社会财富用于特定就业群体补贴或全民福利。

翟继光分析,我国人工智能相关企业大多属于高新技术企业,可以享受企业所得税低税率、固定资产加速折旧、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等优惠政策。鼓励产业发展,未来还可以继续推出更低税率、更快折旧、更高加计扣除比例的优惠政策。

“人工智能具有极强的消费场景属性,鼓励其发展对于落实扩大内需战略有积极意义。”何代欣认为,如何在规范资本积累机制的情况下,用好财税政策,对人工智能等产生的收益进行调节是接下来需要重点关注和政策设计的内容。

本文刊发于《中国税务报》2023年2月15日B1版。

来源:中国税务报

责任编辑:于燕 宋淑娟 (010)61930016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