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梦也没想到今世后半生会与蝴蝶结下不解之缘。二十年前,偶然在南海的一个小岛上,一处无人居住的山谷里,我发现有一群不知名的蝴蝶在此集体越冬。从此,便开始了我与蝴蝶,与这微观生态世界的不解之缘。我的摄影之路,也从传统的新闻、风光、纪实、旅游,全面转向“昆虫的微观生态世界”。

东方菜粉蝶
佳能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4,1/500秒,ISO200

微观生态世界 有挑战也有惊喜

如果说生态摄影对于玩摄影的人是比较有挑战的项目,那“微观昆虫摄影”则属于生态摄影里最具挑战的项目之一,也正是因为这份挑战,让它成为最吸引我的地方。首先,你要接受来自大自然的挑战,就今年时自驾奔走在江西、广东、湖南、贵州、云南、四川、广西,从高山到海岛等多地的拍摄,而且对一个年龄已经是六十有六的老者来说,深入各地自然保护地,在没有路的原始的山林间穿行,体能考验是最基础的,也是最严峻的考验。有时候为了追寻一种蝴蝶,动辄就要翻越几个海拔几百甚至上千米的山头,因为不同的蝴蝶生活的海拔高度是不同的。

青斑蝶(左)幻紫斑蝶(右)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5,1/500 秒,ISO 800

为了节省体力和方便携带,常态下我的摄影器材很简单,就是一个5D4套上一支新百微(EF 100mm F/2.8L IS)镜头,只是偶尔追拍特别难得一见的蝴蝶种类的时候才会动用佳能EF28-300mm f/3.5-5.6 L这支镜头。

金斑喙凤蝶(国家一级保护动物)
EOS 5D Mark IV,EF28-300mm f/3.5-5.6L IS USM
F5.6,1/5000秒,1000

其次,拍摄微距昆虫还要挑战自然知识的储备。世界上现在已知的蝴蝶种类有1万6千多种,我国就有将近1600多种。它们的生活环境、习性各不相同。比如不同的纬度和海拔高度,不同的植物寄主孕育着不同的蝴蝶和昆虫种类,作为一名合格的昆虫摄影师,就要具备面对不同生态环境,见到不同植物就能预判出在此能拍到哪种昆虫。这次在江西九连山拍到金斑喙凤蝶的经历,正是凭借多年积累的知识与经验,才拍到了这种我苦寻8年未果的珍稀蝴蝶种类。能够拍到蝴蝶不仅要靠运气,也要靠我们对于昆虫的知识储备。

圆象甲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10,1/250 秒,ISO 200

此外,拍摄蝴蝶必要的摄影知识也要具备,就拿微距镜头拍摄设置光圈来举例。新百微这支镜头最大光圈能到F2.8,虚化很漂亮,解析力也很出色,符合我们生态拍摄追求极致细节的要求。但是在1:1微距的拍摄中,不能完全放开光圈,因为极浅的景深反而会失去细节。特别是在拍摄体型小的昆虫时,为了保证主题的清晰度达到理想的效果。我更多会用到F10以上的光圈拍摄,这样既能保证昆虫主体细节还原,又能保证出色的焦外虚化表现。

网丝蛱蝶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4,1/500 秒,ISO 500

昆虫是自由的生物,它不受你调动,这本身也是一种挑战,即便你了解它,也没法控制它。只能根据蝴蝶的位置去调整我们的拍摄机位,甚至有时候我们躺在地上,仰拍隐藏在叶子的背面,就比如上面这只网丝蛱蝶,藏在叶子下面,我只能用接近趴伏和仰视的姿势去拍它。同时,还要蹑手蹑脚的行动,以防动作过大把它惊飞。

东方菜粉蝶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4.5,1/800 秒,ISO 500

瓢虫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14,1/200 秒,ISO 100

亮灰蝶(非常小,只有指甲盖那么大)
机身:佳能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13,1/320秒,ISO500

昆虫除了不听话,还更加灵活,留给摄影师拍摄的时间一般不超过2-3秒,因此,这就需要我们有过硬的拍摄基本功,以及对器材足够的熟悉。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我一直使用佳能拍摄的原因,因为当你对一个系统熟悉之后,很多应激的操作都是下意识的,从而有效提高拍摄成功率。

亮灰蝶局部细节截图

当然,机身的细节还原力,特别是能将细小蝴蝶身上独有的特征准确表现出来,这也是对于昆虫摄影最大的助力。艺术界形容蝴蝶是大自然的舞姬,就是会跳舞的美女。又称蝴蝶是会飞的花,亮灰蝶恰似花上仙子,翅膀上的斑纹就像仙子的霓裳,这些都需要通过出色的细节解析能力,才能将它的美一览无余的体现出来。

玉斑凤蝶
EOS 5D Mark IV,EF28-300mm f/3.5-5.6L IS USM
F5.6,1/200 秒,ISO 2500

拍昆虫虽然颇具挑战,但是当幸运女神眷顾你,让你的所有付出得到回报的时候,那份得偿所愿的激动也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的。正应了那句话“不经历风雨,哪能见到彩虹”。今年春季的“寻蝶之路”之所以不平凡,还要从九连山的奇遇讲起。

褐钩凤蝶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6.3,1/320 秒,ISO 320

黄襟蛱蝶幼虫
佳能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8,1/250,ISO200

奇遇九连山 金斑喙凤蝶的故事

前文提到的金斑喙凤蝶,应该是我此行最大的收获,可以说今年的好运气都用在拍它也不为过。金斑喙凤蝶,栖息于海拔1000米左右,它常飞行在林间的高空,也时而停在花丛间,鲜少下到地面进行饮水等活动,因此不易被发现。它珍贵而稀少,是中国特有的蝶类,国家一级保护动物,排世界八大名贵蝴蝶之首,被誉为“国蝶”。因为太过稀少,加上过度捕捉,近几年连昆虫学家都难以觅得其踪。

金斑喙凤蝶
EOS 5D Mark IV,EF28-300mm f/3.5-5.6L IS USM
F5.6,1/1600 秒,ISO 1000

之前听人说在江西九连山发现过它,趁着今年4-5月份疫情好转的机会,便再次踏上了寻找它的旅途。九连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这里山势险峻沟壑纵横海拔280~1434米,不仅风景秀丽,而且物种极为丰富,对于生态摄影来说这里是不可多得的“宝库”。因为发现有濒危的金斑喙凤蝶和世界级濒危鸟类海南虎斑鳽,这里也成为我梦寐以求的拍摄地。

金斑喙凤蝶
EOS 5D Mark IV,EF28-300mm f/3.5-5.6L IS USM
F5.6,1/5000 秒,ISO 1000

为了追寻金斑喙凤蝶,近年来,我接连去过几个地方,爬了几个海拔1100多米的山头进行蹲守,但都是无功而返。和前几次的情况一样,就在我决定明年再战的时候。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在向导的带领下,在另一个山头遇见了金斑喙凤蝶。但它好动的习性,却让我很难接近,我只能不断寻找拍它的机会。趁着它停在一颗几乎长在悬崖边的寄主树上的机会,虽然距离也有点远,角度也有些刁钻,但这是我唯一能拍到它的机会,如果拍不到那就是永远的遗憾。我站在山顶悬崖边的斜坡上,迅速将EF28-300L这支镜头换上,迅速调整好曝光拍下了这组金斑喙凤蝶的珍贵照片。

再征荷包岛 风雨后的生命奇迹

荷包岛是我结缘生态摄影的福地,也是我开始微观生态摄影的地方。20年前在一次登岛创作中,让我无意间在一个山谷中,发现了成千上万只越冬的蝴蝶。让我第一次领略到自然世界的奇妙。因为离珠海很近,荷包岛也成为我固定的生态摄影创作的基地。我用整整8年的时间完成了我生活的这个城市的蝴蝶资源调查,可以说那是一种缘分、情感、责任和义务。

青斑蝶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4,1/500 秒,ISO 800

这一次登岛拍摄,我内心是比较复杂的。前两年珠海遭遇的巨大台风,彻底毁了荷包岛蝴蝶谷,蝴蝶谷还有多少蝴蝶已无法确定,并且通往蝴蝶谷的路也早已不在,也为这次拍摄增加了不确定性。

小眉眼蝶(交尾中)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16,1/250 秒,ISO 200

没想到的是,在此次寻访中岛上的蝴蝶顽强的生命力,让我再一次见证了大自然的神奇。虽然当年蝴蝶谷的盛况再也找寻不见,但在一些树木倒下的地方,新的生命在孕育,而蝴蝶也从灾难中复苏,继续繁衍着生息着。这不就是我坚持昆虫摄影的精神一样么,从最开始孤独的上岛拍摄,去各个自然保护区探寻记录,到后来越来越多的生态爱好者加入我们,正是这份坚守支持着我。

潮湿闷热不必担心机器,要预防中暑

此外不稳定的天气也给这次的拍摄带来了更大的不确定性,到了5月,珠海也进入了雨季,经常是突发下大雨,几分钟后就即停,周围环境瞬间湿热度“爆表”,就像在蒸桑拿,但这也是蝴蝶可能突然出现的时候,好在手中的5D Mark IV和百微完全没有被这种湿气和热度影响,它优秀的防护性使我无需担心风雨的侵蚀,稳定的性能让我的记录如虎添翼,优秀的画质也让拍摄的照片显得更加珍贵。

绢斑蝶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5,1/500 秒,ISO 800

在湿热环境中5D Mark IV依然保证我能持续拍摄

青斑蝶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2.8,1/800 秒,ISO 800

飞行的豹尺蛾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2.8,1/500 秒,ISO 500

写在最后

我为蝶狂,我不仅是为了观察蝴蝶,用镜头拍摄蝴蝶,更是为了调查研究蝴蝶资源,记录蝴蝶,展示蝴蝶,保护蝴蝶。都说昙花一现最珍贵,而我要记录和保护的正是这些转瞬即逝的珍稀而美丽的生命。

生物多样性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基础,我希望我的工作能够唤起人们的生态危机意识,传播环保理念。这也是支持我一次次的外出拍摄,翻山越岭,无惧于九连山一千多米高山悬崖陡坡的危险,将金斑喙凤蝶“婀娜的身姿”清晰的用镜头记录下来。我希望大家从我的作品中看到的不只是蝴蝶,而是唤醒内心对生灵的那份尊重。

象鼻蜡蝉(龙眼鸡)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16,1/250 秒,ISO 200

暗痣蛛
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2.8,1/5000 秒,ISO 800

蒙链荫眼蝶
佳能EOS 5D Mark IV,EF100mm f/2.8L Macro IS USM
F4,1/500秒,ISO200

作者 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