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ChatGPT、生成式人工智能无疑是互联网上最为热门的词汇,如果没有听过,你可能真的就火星了。然而别看ChatGPT如此火热,但真正用过的人其实远比大家想象的要少。日前据知名投资银行摩根士丹利针对全球2000名用户的调查结果显示,只有19%的受访者使用过ChatGPT,而用过谷歌Bard的受访者比例更是仅为9%。

大众对于生成式人工智能的态度,显然不仅仅是摩根士丹利感兴趣,每一家投资机构都很上心。不久前,德意志银行针对生成式人工智能也在大众群体中的现状进行了调查,在其对全球1万个家庭进行的独家数字基础设施组别(dbDIG)调查中,有52%的受访者在5月份表示他们听说过ChatGPT,而两个月前这个比例则只有38%。

其实这样的反差背后透露了一个事实,那就是生成式人工智能如今可能是“虚火过旺”,即便大家嘴上说着AI改变生活,在生成式人工智能的冲击下,不少职业会被机器代替,结果却是海外用户似乎对主动拥抱变化不太感兴趣。

那么为何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呢?在德意志银行的相关调查中给出的另一组数字,或许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目前学生和高收入群体才是使用ChatGPT频率最高的人群。

高收入群体对于潮流的变化更加敏感、也更有资源去了解新技术,所以他们频繁使用ChatGPT以免自己落伍再正常不过,但学生群体爱用ChatGPT却很有意思,他们使用ChatGPT的频率甚至远远超过了上班族。事实上,在相关调查报告中显示,学生才是ChatGPT当下最忠诚的用户,他们可以用ChatGPT来完成老师布置的作业,甚至用它来写论文,而且ChatGPT做作业和考试的能力还不差。

毫无疑问,学生敢于在人工智能工具还存在道德和法律风险的情况下大肆使用ChatGPT,就是因为他们是学生,毕竟在某种意义上来说,学生是教育产业的消费者,也是可以被宽容的群体。然而放在真正的商业层面,一切就都不一样了。

诚然,从市场营销到人力资源、法律、计算机编程和数据分析师等许多不同角色的工作日常,都有生成式人工智能应用的场景,但由此产生的法律风险要如何规避,也成为了外界关注的焦点。

学生滥用ChatGPT顶多有学术不端的风险,但商业组织滥用ChatGPT产生了版权问题,可是要赔偿真金白银的。在目前围绕生成式人工智能的法律纷争还没有结束、它的法律地位也没有得到普世层面认同的情况下,一个商业组织乃至一位上班族在使用生成式人工智能时,就必然会极为谨慎。

毕竟摩根士丹利方面都说了,投资者们需要明白,这(生成式人工智能)还处于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无疑要做一个高收益、高风险的决策。再说了,当下生成式人工智能想要在产生商业价值的场景中帮助到人类,其实还有相当高的门槛。

用ChatGPT和New Bing来聊天、讲笑话是毫无门槛的,但想要用它来完成一篇主题明确的论文、做一份PPT、写一段代码,则是需要一定技巧的。准备来说,向生成式人工智能提问、引导它生成所需的内容是一门学问,也就是所谓的提示(Prompt),甚至提示工程师(Prompt Engineer)更是被炒作成了年薪百万的香饽饽。

Prompt也就是“指令”或“问题”,通过它,我们才能得到ChatGPT这类工具的输出结果。而一个模糊的、笼统的提示,同样只会得到一个模糊的、笼统的回应,想要获取精准而有价值的内容,则是需要经历数次迭代的。提示工程师工作的过程,就是通过添加上下文以及多元素的提示,将大型任务分解成多个更简单的子任务,并在改进优化中完善提示词,直到得到想要的结果。

目前,ChatGPT这类工具在理解语义和人类情感上凸显的依然是机器属性,它听不懂人类的言外之意,也理解不了语言的复调性。所以用户想要实现将它们的效率最大化,就需要既能明白到底自己要的是什么,又能明白ChatGPT等产品的运行逻辑。显而易见的是,这就有着不低的门槛。

如今ChatGPT就像一辆高性能的法拉利跑车,它虽然有着业内顶尖的百公里加速能力,可车主却不会开车的情况下,也只能是空入宝山而不得。所以归根结底,ChatGPT现在的情况是它确实高大上、也代表未来,但更像一个带刺的玫瑰,注定了现在还只有偌大的名头,却很难真正飞入寻常百姓家。

作者 admin